首页 旅游动态 新业态                 登陆
旅游动态 目的地 在线旅游 航空 酒店 旅行社 景区 新业态 智库专栏 科技 节会 乡村 评论 招商投资 专访

   首页 > 资讯频道 > 智库专栏 > 正文
 

旅游是人类唯一昂贵的精神需求

2016-11-03 11:29:28  |  来源:FT中文网  |  作者:梁建章  字号: T   T
 

  携程掌门人认为,旅游业可能成为健康之外人类最重要的产业,而人口最庞大的市场,能孕育最好的旅游产品。

 
 
  在赴上海携程总部采访梁建章之前,我对如何能让他开口说话,着实没有太大把握,因为在先前读到的一些媒体报道中,他是一位“羞涩”的、“不喜欢聚光灯”的、“更愿意独自思考”的“理科男”。在采访开始前,他的一位助理好心提醒我,“和James聊聊人口吧,他会更快进入状态。”
 
  这招果然奏效。我把人口问题提到了采访的最前面,而梁建章也几乎没有让我为难。整个采访他语速不疾不徐,带着淡然笃定的微笑,只有几次眼里掠过高智商学霸的狡黠。
 
  在中国第一代互联网企业家、携程网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CEO的身份之外,梁建章或许的确更希望被视作一位人口学者。而他也有足够的底气。在创建携程至今的17年中,这位曾经的“电脑神童”有6年时间卸下了CEO头衔,做起了学问。他在斯坦福大学拿到经济学博士学位,主攻人口和创新,成为最坚定地主张中国放弃计划生育政策的公众人物之一。在重新出任携程CEO近四年后的今天,他仍然乐于在人口议题上发声,还频繁更新着一个关于人口的专栏。
 
  采访中他说,“放开二胎还远远不够”,中国可能迟早要像新加坡一样,从控制生育转向鼓励多生,甚至“生三胎应该是主流”。而人口“对于各行各业都是好的”,因为需求越大、分工越细、效率就越高,对旅游业尤其如此。“人口最多,就能做出世界上最好的旅游产品。”
 
  当我们的话题转向携程时,梁建章的讲述依旧淡然平静。很难想象,过去四年,从临危受命重掌携程,到不久前再度平定OTA(在线旅游)江湖,他内心有过的波澜。2012年,一个增长放缓、创新乏力、对手环伺的携程让他不得不走出书斋,重披战袍。他在外打了一场血腥的价格战,在内重建狼性的企业家精神,在来自酒店业和航空业的压力下强势应对,去年更一举并购最大的两个竞争对手去哪儿和艺龙,让携程行业老大的地位一时无以撼动。
 
  梁建章因此被媒体称为“英雄归来”,而英雄却显得云淡风轻。提到他在携程内部的变革,他说,“其实也没做什么大的改变,主要就是放权。”而在整合对手赢得的喘息空间里,他说,携程将重点发展海外业务。他不仅看好中国人的海外游,更希望服务全世界的旅行者,比如到中国或东南亚旅行的外国人。这意味着携程已经把目标设定为世界级的OTA巨头。“这是一个很有难度但是非常值得去做的事情。”
 
  梁建章认为,旅游业将成为仅次于健康之后最重要的产业,而携程的规模在几年内将超越今天的淘宝。在采访中他解释道:人的物质需求总会饱和,精神需求则不会,旅游就是一种精神需求;而与相对廉价的书籍电影游戏不同,旅游是人类“唯一昂贵的精神需求”,因此,旅游业的规模完全可能超越实体商品交易。
 
  这个预测,就和梁建章本人一样,书卷气之下,藏着最恣意的野心。
 
  以下是我们的访谈实录(问答次序经过编辑调整):
 
  海外业务是携程未来发展重点
 
  FT中文网:去年携程跟去哪儿合并,还入股了艺龙。到目前为止,发展和业绩在您预期之内吗?
 
  梁建章:对。我们现在基本上还是独立发展。当然我们有些分工,携程做中高端市场,去哪儿做中端市场。携程开发高端的酒店,去哪儿开发中端的酒店。这样不重复劳动,集团整体的利润率都有所提高。
 
  FT中文网:几家合并之后,竞争上的压力会减少,携程的主导地位巩固了。现在携程面对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梁建章:我们规模越来越大,效率还有提升的空间,一些重复的东西可以去掉。未来要做得更好的话,海外市场是很重要的一块。海外市场,一是中国人到海外。在这个领域,我们份额提高很快,比如国际机票。从海外到海外的机票,我们也在逐步走到世界领先的水平。海外酒店我们也在做了,起来得很快。
 
  海外市场的另一块,是外国人到中国来,或者外国人到其他地方,譬如说东南亚。我们将来不仅会吸引到中国人,也会吸引其他国家的用户来用我们的APP、用我们的网站。这个难度更高,因为我们要在那些外国市场建立自己的品牌。而中国品牌走到海外去,除了制造业外,还没有成功的例子,所以这个是一个很有难度但是非常值得去做的事情。
 
  人口规模最大的市场,能做出最好的旅游产品
 
  FT中文网:您在企业家之外,还是一位人口专家,一直在呼吁中国全面放开人口政策。为什么您会对人口特别感兴趣?
 
  梁建章:人口是一个国家发展的根本要素,就像人才是企业的根本要素一样。足够大的人口基数,尤其是足够多的年轻人,对一国未来发展非常关键。几年前我在美国念博士的时候开始关注这个问题,发觉大家的认识有很多误区。中国人老是认为自己人太多了,要各种各样的限制,实际上这是不对的,所以自己花了一些时间做了一些研究来呼吁这个问题。
 
  FT中文网:中国已经全面放开二胎政策,您认为还不够?
 
  梁建章:二胎还是不够的。不是所有人都能找到人生伴侣,也不是所有人能够生到二胎,所以必须有很多人生三胎、四胎去弥补那些不生或只生一个的人。所以其实生三胎应该是一个主流,才能使得整个年龄结构不老化。新加坡从原来鼓励少生,到后来鼓励多生,现在说生三胎都不算多,就是一个例子。中国早晚可能要走这一步。
 
  FT中文网:把人口和您所在的行业联系起来看,人口对旅游业意味着什么?
 
  梁建章:人口对于各行各业都是好的,因为市场越大,需求越旺盛,分工就越细,效率也越高。对于旅游业来说,影响更长远一些,从刚开始的亲子游到后来的老年旅游,需求都会更大。你规模最大,就能做出世界上最好的产品。如果看制造业,人口规模大当然有优势,但一个小国也可能有条件把它的产品卖到全球。而服务性行业或者高科技行业,一般是本地消费的。举个例子,如果你有全世界规模最大的迪士尼乐园,你就能吸引到周边的人群,别人必须跑到你这来消费,这不是一个小国做得到的。所以人口多给旅游业带来的好处是非常巨大的。
 
  OTA对旅游产业的最大贡献,是把信息做好
 
  FT中文网:最近中国的机票政策有一些变化,几大航空公司要提高他们的直销比例,这会直接冲击OTA行业。您担心吗?
 
  梁建章:不管是酒店还是机票,这其实是所有电商都会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它的供货商在平台渠道之外,同时还有直销渠道。至少在旅游这个领域,我们还是很有信心的。一是客人对产品的选择面是非常广泛的,因为全世界的目的地、全世界的酒店,可能都是他要去的地方,而且他重复消费某一个产品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因为他总是想去不同的地方,他不可能每个酒店或者每个航空公司都去下载一个APP。另外,至少在中国,在服务客户方面,我们要比酒店或航空公司做得更好一些,因为我们这么多年积累的这些经验。当然会有相当一部分人,就是忠于某一个酒店或者忠于某一个航空公司,但大部分客人还是喜欢多一些选择的,就会倾向于用我们这样的服务。我们只要效率更高,就应该有信心保持我们的份额。
 
  FT中文网:最近围绕携程有一些争议,归纳起来就是,携程在这个市场当中话语权如此之高,开始“店大欺客”。同时中国旅游业也存在很多乱象。您认为OTA对旅游市场的健康发展,应该起什么样的作用?
 
  梁建章:其实我们是一个中间人,有些服务方面我们能够起一定的作用,但不能起决定性作用。比如说酒店,有时候客人跑到酒店去,订单确实存在,但酒店找不到。有时候找不到是一个借口,因为酒店超售情况还是有的,当然酒店肯定会说这是携程的问题。我们规模大有一定的好处,因为我们可以告诉酒店,这个订单你必须认,你要超售可以,但超售携程的不行。这样强势维护客户的利益,从酒店角度来说,就觉得你店大欺客。但我觉得我们的做法是对的,酒店应该把超售减到最小。
 
  OTA最大的贡献就是把整个旅游行业的信息做好,让你不论买什么样的产品,不会实际得到的产品跟网上的产品不一样。这说得简单,实际上是很大的工程。你需要把这些产品客观的信息,包括用户的评价,做成一个很好的体系。另外,我们最清楚客人需要什么样的产品,我们也希望能把客人的需求向我们的下家,也就是旅游行业,反映出来,让这样的产品能够被快速开发出来,这对整个旅游行业的快速升级也是有帮助的。
 
  携程二次创业的核心在于放权
 
  FT中文网:您2013年回归携程时曾说,您是来二次创业的,最关注的是携程内部的创新。三年多过去了,这方面取得的成绩,您满意吗?
 
  梁建章:还是挺满意的,不光是创新,携程里面整个企业家精神应该比以前要强得多。我们做的一些改变,其实也不是什么大的改变,主要是放权,给下面事业部的老总,而他也要放权给更加一线的员工。这个说起来容易,但怎么在保证一定的效率、控制一定风险的情况下,尽量地放权,这个在制度上需要设计。我们尽量多地把一些任务或者项目变成创业公司一样,有单独的核算体系。负责人就像一个小公司的CEO一样,很明确什么东西是他拥有的资源。他可以把这些资源变现,变出来的利润是他的,也可以拿到一定的分成或者股份或者奖金。当然他也不是完全独立的,他不能砸了携程的牌子,所以对他还是有一些标准的。他可以亏钱,但是他要自己掏一部分钱。他权力更大,也需要冒更大的风险。因为企业家精神提高了,我们这两年产品迭代的速度、新产品推出的速度,包括整合一些公司的速度都提高了。
 
  旅游产业将成为仅次于健康产业的最大产业
 
  FT中文网:您在很多场合对旅游业发表过非常乐观的前瞻。这个产业为什么这么特殊?
 
  梁建章:近一点看,中国人现在每年坐飞机的次数还不到0.3。美国人可能是3次。0.3到3,还有10倍的增长空间。其实到了3次也是非常小的数字,因为一来一回就两次,实际上还是很少的。
 
  如果你看得长远一点,一百年、两百年的话,我甚至提出过,旅游可能是除了健康以外最大的产业,可能远远超过其他任何一个产业。为什么呢?因为人的物质需求会饱和,无论是吃饭、穿衣服还是住房子,都是会饱和的,只有精神需求是不会饱和的。旅游就是一个精神需求。而旅游这个精神需求又永远是非常昂贵的,因为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物理上你要飞过去,无论是住酒店、飞行、或者未来到太空旅行,都是很昂贵的,而电影、游戏或者看书这类精神需求则可以是很廉价的。所以旅游是唯一一个昂贵的精神需求,它在GDP的占比会越来越高。
 
  FT中文网:所以您今年年初时说,携程的规模超越BAT只是时间问题,比如10年超越淘宝?
 
  梁建章:我给公司下的目标就是,多少多少年超过淘宝现在的规模。我不会跟淘宝未来的规模比,因为谁知道淘宝未来会干什么,说不定它一下子下去了也有可能。淘宝规模那时大概是也就1万亿,我们过几年做到1万亿是完全有可能的。很长远、很长远地说,我觉得刚才那个逻辑,就是旅游超过实体交易,完全有可能。
 
  没有积累的创业不靠谱
 
  FT中文网:您是学技术出身的理科男,但现在看来您商业头脑也很灵敏。这是天生的吗?还是后天培养的?
 
  梁建章:做互联网领域,我的技术背景肯定是有帮助的。除了智商、技术这些东西,情商、跟人打交道的能力——理解你的下属也好,理解你合作伙伴的需求也好——这个能力还是很重要的。
 
  FT中文网:对很多理工男来说,情商和与人打交道是短板?
 
  梁建章:也不一定吧。你看现在这些企业家,各种各样的风格,也不是说一定要能说会道。能说会道也不一定是情商高。其实还是有很多偶然的因素,你运气好,或者你在这个时候正好有这个想法,有这个条件去做某些事情。
 
  FT中文网:比如恰巧找到了一个像旅游这样潜力的蓝海市场。现在中国鼓励创业,资本也很丰富,还有很多年轻人,特别学理科的年轻人,可能大学刚毕业就想创业。您给年轻人有什么忠告?
 
  梁建章:我觉得全民创业可能是不对的。创新还可以,但创新不一定需要创业,因为大量的创新还是来自于学校或者是企业。只有一些颠覆性的创新,改变整个商业模式的创新,可能是来自一个新的初创企业。而且一般来说创新需要一定的积累,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很盲目地在积累经验之前去创业,那肯定是不怎么靠谱的。有些创业根本没有创新,那就不叫创业。
编辑:IDZLY00
 
上一篇:传统星级酒店将会逐渐消亡与演变
下一篇:假日旅游消费潜力有待深入挖掘
 
 
 
相关阅读
 
 
栏目最新
推荐资讯
 
 
栏目热门
 

 

 

旅游产业融合与智库服务平台
做行业产业链最优质的服务商
 
联系 | 合作
电话:0531-86925318
邮箱:lvyousd@163.com
服务信息 读者服务 大众旅游
旅游动态 招商投资 舆情 航空
智库专栏 权威发布 乡村 酒店
在线旅游 旅行社 评论 景区
微信头条 目的地 活动 节会
企业动态 新业态 科技 专访
登陆
注册
投稿
新闻线索
咨询建议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声明
工作机会

 

© 2016-2016 大众旅游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6020333号 | 电话:(0531)86925318 邮箱:lvyousd@163.com    Powered by EmpireCMS 7.2